王兆星称,从监管部门来讲,我们要严格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按照审慎的风险管理控制标准对相关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和企业发放贷款和提供融资,切实防范相关风险,支持企业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推进。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山东、辽宁、甘肃等省份的不良率同样处于较高水平。截至目前,这三个省份尚未披露2018年全年数据。